但是因为陈彩云和丈夫没有在南京缴纳社会保险,我们希望OLED在研发上形成技术联盟

本次会议有二项重要内容,一是宣传贯彻落实教育部科技奖励改革方案精神,详细介绍科技奖励改革内容,解读《高等学校科学研究优秀成果奖奖励办法》的修订内容,布置2015年度教育部科技奖励工作;二是贯彻落实《国家知识产权战略行动计划(2014-2020)》,详细讲解国家知识产权相关政策,指导高校进一步加强知识产权管理和保护工作,促进高校科技创新工作。

会议期间,教育部科技发展中心周静副主任详细介绍了教育部科技奖励改革内容和《高等学校科学研究优秀成果奖奖励办法》修订内容,布置了2015年教育部科技奖励工作,对做好2015年度教育部科技奖励提出了具体要求;国家知识产权局雷筱云司长作了《新形势下的知识产权与高校科技创新》的报告,介绍了我国知识产权发展状况和取得的成就,指出在国家实施创新驱动战略的大背景下,对高校知识产权工作带来的挑战与机遇。同时详细解读了《高等学校知识产权管理规范》的制定过程及内容,对高校进一步加强知识产权创造和应用提出了要求。

会议期间,北京大学法学院张平教授、大连理工大学管理学院丁堃教授、国家知识产权局专利管理司陈明媛副处长分别就高校科技管理中知识产权保护与应用、高校知识产权管理理论与实践等内容,为参会高校科技管理人员进行了专题培训;清华大学、北京大学、大连理工大学、西安交通大学、浙江大学、华南理工大学、南京工业大学等高校分别就高校科技成果管理、科技奖励、知识产权、科技成果转化等进行了大会交流。与会人员普遍反映,本次会议将领导报告、专家讲座、会议交流相结合,内容丰富,对进一步做好高校科技成果管理、科技奖励、知识产权等工作,促进高校科技创新有重要意义。

昨天,在南京打工15年的陈彩云,辞去南京一家保洁公司的工作,带着7岁的女儿坐上了返乡的大巴。

[慧聪灯饰网]继日本去年制定40英寸以上OLED联合攻关计划之后,中国也在酝酿筹建OLED的产业联盟,不甘心在下一代新型显示产业中再次步人后尘。
今年,中国电子视像行业协会把第一次研讨会聚焦于OLED。借鉴日本产业联盟做法,“2009
OLED 技术与应用创新研讨会”2月25日日在北京召开。
中国目前正在上马六代以上液晶面板线,长虹投资的国内第一条等离子屏生产线下月也将量产。可是,无论液晶还是等离子,中国均已落于人后。中国唯一有希望追赶的新型显示技术就在于“明日之星”OLED。
据DisplaySearch调研,2008年OLED在超大尺寸显示产品的营收中占不到1%的比重,预计2015年这个比例将提升到5%。尽管OLED的比重很小,但其年增长率可达40%,而全部超大尺寸显示产品的年增长率才3%。OLED轻、薄、柔软等特性更优于LCD。
长虹集团副总裁、四川虹视显示技术有限公司董事长巫英坚向记者指出:“OLED还有机会,离2015年还有6年,但到时才进入就晚了,而产业现在介入有风险,所以最适合在政府引导下,组成产业联盟来推进。”
清华大学化学系有机光电子与分子工程教育部重点实验室主任邱勇呼吁,中国应该借鉴日本的做法。2008年7月,日本制定了40英寸以上OLED联合攻关计划,索尼、东芝、松下、夏普、住友化学、出光兴产、长州产业等大企业均被招至麾下,希望开发出40英寸以上OLED的量产技术。
事实上,中国已经有所布局,但是OLED产业链并不完善。上游做材料的人抱怨没有销路,下游做彩电的人也抱怨缺屏。
2005年,北京维信诺科技有限公司和吉林奥来德光电材料股份有限公司就被国家发改委确立为两个OLED的产业基地,前者做显示器件,后者做材料。
不过,2月25日吉林奥来德副总经理王英却大吐苦水:“我们2007年项目建成,2008年投产,却没有销路,去年出口了20多公斤,国内也只是在试用。”
北京维信诺高级顾问万博泉马上回应说,美国、日本公司垄断OLED材料,不但价格昂贵而且还不愿卖,所以希望国内的厂家能提供高质量、物美价廉的材料,建议奥来德加大研发力度。
“国家科技部也想把上下游的企业组织起来。”万博泉提议说,此事需政府牵头,由企业与政府一起推动,“我们希望OLED在研发上形成技术联盟。”
中国电子视像行业协会秘书长助理孙新果呼应说,OLED已经走到产业化的阶段,该协会也在考虑建立产业联盟的事宜,而且希望联合中国大陆与台湾两岸的资源,形成更广泛的联盟。
首次来大陆考察的台湾友达光电股份有限公司OLED技术处处长林裕新向本报透露,友达2006年曾一度停止了OLED项目,但是由于最近一两年OLED在良品率等方面实现了技术突破,因此2008年9月友达重返OLED阵营。
大陆企业在OLED领域也跃跃欲试。巫英坚向本报透露,虹视在韩国的研发团队已经开发出AMOLED的样品。彩虹在广东佛山的OLED工厂今年年底也将试产,计划明年小规模量产。

“老家基本没什么人了,女儿回去生活也不习惯,但在南京上不了学,只能回去。”陈彩云老家在宿迁,15年前和丈夫一起来宁打工。女儿明月出生在南京,并在南京上了三年幼儿园。7月10日-11日是南京外来人员给随迁子女报名登记的日子,陈彩云到暂住地附近的雨花台区西善桥小学给女儿报名,学校说女儿不符合入学条件。不甘心的陈彩云又到周边的岱山实验小学、铁心桥小学报名,同样被拒。为了给女儿找所学校,陈彩云向打工单位请了半个月假,向各个学校、雨花台区教育局、南京市教育局求助,但没有结果。无奈之下,陈彩云找到本报求助。

记者和陈彩云一起来到南京市雨花台区教育局,该局普教科的夏老师说,南京外来人口众多,南京的小学满足不了所有外来工子女的入学需求,因此南京市教育局规定,南京市小学首先要满足本市户籍学龄儿童入学,外来工随迁子女在南京入学需要满足五证齐全的要求,即户口簿及父母身份证、监护人相对稳定工作证明、暂住证或居住证、计生证明及随迁子女预防接种证。陈彩云虽然在南京待了15年,女儿也是在南京出生的,但是因为陈彩云和丈夫没有在南京缴纳社会保险,无法提供相对稳定的工作证明,所以不符合条件。

“为了让更多外来工孩子入学,我们在市教育局的政策基础上,推出5+3政策,即在雨花台区暂住满5年以上,且子女在该区公办幼儿园读满3年的,也可以在有空余学额的情况下接收。”夏老师说,她也是孩子的妈妈,理解这些家长的迫切心情,但现在区里各小学的名额都已经满了,他们也没有办法。据了解,南京市其他区县也对外来工子女入学提出居住年限要求。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