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利汽车与康迪车业已于今年4月成立各持股50%的合资公司,哪些书对学生有用

据中国报告大厅了解:吉利汽车12月24日宣布,向合资公司注入其于康迪电动汽车之全部100%股权,代价6.41亿元人民币。这意味着吉利的电动车战略更进一步。
吉利汽车与康迪车业已于今年4月成立各持股50%的合资公司,在中国从事投资、研发、生产、市场推广及销售电动汽车业务。根据框架协议之条款,合资公司将分别向吉利汽车及康迪集团收购若干资产。
公开资料显示,2008年3月18日,康迪车业在美国纳斯达克主板上市,成为浙江金华市首家纳斯达克上市公司,是全球最大全地形车的生产厂家之一,现有电动车、卡丁车、沙滩车、三轮车、农夫车等多个系列五十多个产品。
阅读中国报告大厅发布的《2013-2020年中国汽车销售行业市场调研与发展前景预测报告》
“吉利的电动车还没正式上路,主要靠和康迪合作的模式来发展。康迪的产品出口较多,技术也较成熟。”行业协会的相关人士这样对记者表示。
吉利汽车的公司人士则指出,过去10年,电动汽车已逐渐发展为主流汽车市场的重要分支,众多主流汽车企业均拥有电动汽车车型,电动车市场大有潜力。
可以说,新能源汽车已经成为吉利集团的战略业务板块。经过多年的技术积累和市场准备,吉利开始陆续推出多款产品。在今年上海车展上,吉利展示了旗下全新的电动车EC7-EV,而纯电动车EK-1、EK-28等也拿到了产品目录。今年6月5日,康迪车业宣布,由该公司与吉利汽车联合开发的第一辆纯电动轿车JL7001BEV获得工信部批准。
吉利对电动车下了重注。据知情人士透露,自合资公司成立后,吉利集团新能源汽车营销副总裁刘金良被任命为康迪车业销售和营销副总裁。这也意味着,刘金良背负着未来吉利集团新能源汽车的市场开拓重任,成为吉利新能源汽车的新舵手。
业内分析人士指出,对于到2015年要实现200万辆目标的吉利来说,电动汽车的开发或许被寄予了厚望。

出租车改革最新消息是什么呢?最近政府出台了蛮多出租车改革的相关政策,使得出租车行业又成了人们议论的焦点,出租车改革的焦点又是什么呢?具体的出租车改革最新消息,请查阅下文。
11月10日,交通运输部公布了有关深化出租汽车行业改革两个文件征求意见稿发布之后的意见反馈情况。
一个月来,交通部共收到有效意见5008件,意见主要集中在十二个方面。
记者第一时间走访郑州本地出租车司机、专车从业者、市民等,发现大家的关注焦点仍然集中在专车性质和出租车经营权上。
专车的管理受关注
交通部两则关于出租车改革的征求意见稿,首次公开肯定了互联网“专车”的合法地位。
意见稿公布后,“专车”是否应纳入管理以及如何管理的问题备受社会各界关注。
对于该不该管,交通部收集上来的意见主要观点也在“打架”:一种支持管理,一种反对管理。
至于怎么管,反馈的意见同样存在多种声音,有人认为应把“专车”和出租车区分开来,分类管理,也有人则认为该一视同仁。
记者在梳理意见时发现,支持“专车”纳入管理和出租车分类管理的观点占多数。
“专车的车型、服务均高于传统出租车,不应该套用管理出租车的那套方式来管新的业态。”某“专车”品牌郑州区负责人称。
据其介绍,交通部征集的意见显示,支持专车管理不应沿袭出租车管理的占多数。
专车该不该8年报废
交通部征求意见显示,大家普遍很关注“专车”的车辆性质,主要观点有三。
一种认为“专车”既然是营运车辆,就得像出租车一样有8年报废期;另一种观点则认为“专车”行驶里程少,8年报废不合理;第三种观点则是,给“专车”制定一套新报废标准。
神州专车一名工作人员坦言,欢迎政府对“专车”纳入管理,但要把“专车”车辆性质登记为营运、专车报废年限和出租车一样,感觉政策偏紧。
郑州一位专车司机称,假如政府最终决定对“专车”也实施8年报废期,他肯定退出,“几十万自己买的车,谁舍得还没咋开就报废!”
但是,的哥对此则有不同看法。
“‘专车’拉乘客就是营运,任何营运车辆都是8年报废。”郑州的哥王国顺认为,不能因为“专车”跑的里程少,就忽视其营运车辆性质,否则就乱了套,“其他行业的营运司机也会不满意”。
经营权有偿无偿须慎重
交通部征求来的意见显示,关于出租车经营权有支持有偿和无偿两种主要观点。
其中,支持继续有偿使用的观点是,现有出租车经营权大多是通过高价买卖获得,无偿使用会造成个体承包者经济损失。
而一些受访的哥的姐也直言,其实他们对专车到底咋管并不是太关心,最关注的就是出租车经营权问题咋说。
受访的哥张师傅称,他刚花几十万买了经营权,不希望郑州取消出租车经营权使用费。
他主要担心取消经营权后车辆放开竞争加剧,“一年交6000元,我觉得是买个安心,交了才踏实”。
同样关注出租车经营权改革的的姐刘女士则称,出租车生意不好干,如果能取消一年6000元的经营权使用费,至少对她来讲是一件大好事。
她认为,这样能让她减轻不少成本,“其实收的那些钱,感觉也没有啥意义”。
增加出租车应依据啥? 日前,关于郑州几十年只增加一辆出租车的争议不断。
此次交通部征求来的意见也显示,公众对出租汽车新老业态是否应当实行数量调控很关注。一些意见认为,应系统考虑城市综合交通体系的建设和发展,出租汽车的数量和比例也应随之动态调整。
对此,郑州的哥王国顺觉得,出租车数量调控非常有必要,但是依据什么来增加出租车,并不能以多少年才增加一辆、城市人口增加多少来决定。更多出租车行业最新相关资讯,请查阅中国报告大厅发布的《2015-2020年中国出租车行业市场发展现状及投资前景预测报告》。
“按放空率来决定,放空率高,说明出租车生意不好,供大于求,就不该增加,反之亦然。这是最科学的办法。”王国顺说,对于“专车”也该进行数量调控,“出租汽车应定为公共交通的补充,如果无节制地发展出租汽车,必定会影响城市交通以及环境保护等。”
■意见反馈“集中点”
一是出租汽车定位与方便群众出行问题;二是网约车平台是否应纳入管理及管理方式问题;三是出租汽车新老业态是否应当实行数量调控问题;四是巡游车经营权管理改革问题;五是网约车车辆条件及准入方式问题;六是网约车驾驶员条件及准入方式问题;七是出租汽车价格机制及燃油补贴政策问题;八是规范网约车经营行为问题;九是驾驶员权益保障问题;十是加强打击非法运营问题;十一是私人小客车合乘与规范发展问题;十二是网约车计价器、标识、现有存量过渡等其他问题。

北大历史系教授、“中国辽金史研究第一人”刘浦江近日因病去世,年仅54岁。在学校,他因对学生严格要求而被称为“四大名捕”之一,他带的博士生说“他词汇量大,批评学生都不重样”;但他在为学生操心论文、工作时也不遗余力。得知自己身患癌症,刘浦江做的第一件事情是整理书和笔记,哪些没做完,要让学生接着做下去;哪些书对学生有用,要让他们分一分……一位学生深夜睡不着觉给刘浦江发了一条短信:您未完成的研究,我会尽力完成。他回复:“我未竟的事业有人传承,是对我最大的安慰。”

点评:刘浦江和他的学生,用一种默契阐释了学者对于学术和师道的坚持。现代人喜欢哀叹“师道之不传也久矣”,可能只是因为他们没有遇到一位好老师,或者自己不是一个好学生。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