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校让学生跪拜孔子,市场对LED灯具产品有了一定的认可和接受

在电费较高,使用时间较长的商业应用场所,LED灯具迅速成为市场的新宠。作为LED照明灯具的用途,LED市场发展分几个阶段。首先,LED灯具智能控制阶段LED灯具产业也将由做产品,到设计产品,到提供整体解决方案的历程。随着物联网等新技术的发展,LED作为半导体产业,也将搭上这趟高速列车,发挥出其高可控性特点。从家庭到办公楼,从道路到隧道,从汽车到步行,从辅助照明到主照明,具备智能控制的LED照明灯具系统将给人类带来更高等级的服务。其次,LED灯具实用新型阶段在上一阶段的基础上,市场对LED灯具产品有了一定的认可和接受。LED灯具的环保,体积小,高可靠性等其他特性逐渐凸显出来。由此而开发的一系列完全有别于传统光源应用的产品会大行其道。照明行业会出现更大更广的一个发展空间。光源不再是仅仅起到照明作用,它的多变使得更贴切人们工作生活中的点点滴滴。各厂商拼的是设计应用优势。然后,LED灯具替代接受阶段这一阶段指的是LED灯具在发展初期,主要体现出其光效高,寿命长的特点。因为售价高,所以在这一阶段主要为商照市场。客户有一个接受的过程,首先是使用习惯和外观上的过渡与接受。在与传统光源一致的使用情况下,LED灯具体现出的节电,长寿等特点使得市场容易接受它的相对高价。尤其是在商用场合。各厂商拼的是质量价格优势。随着LED照明灯具的逐步发展,在亮化工程辅助照明等公共场合,LED渐渐替代了一些传统光源产品。2009年,LED开始在发达国家进入主照明普及。LED初期是由单色光为主,虽然功率小,价格高,但其可靠性高,控制性强,体积小,所以最先兴起的市场是电子器件指示灯。市场对LED灯具产品有了一定的认可和接受。LED灯具的环保,体积小,高可靠性等其他特性逐渐凸显出来。

一直很好奇河南省平顶山市宝丰县第一高级中学所谓的“油然而生”:凌晨5点起来诵读《道德经》,三九寒天跑到操场上跪拜孔圣人,学生们的下跪还怀着“对祖宗先贤油然而生的崇敬”,并美其名曰,“读经能上北大清华,读完学渣变学霸,学霸上清华”——如此“油然而生”,你信吗?

2015年高校高水平艺术团在京招生的统一测试3日起在清华大学举行。今年的器乐测试仍在考生与评委之间拉上帘子“双盲”测试,但与往年不同的是,今年的测试结果只分“合格”与“不合格”两档。

事实上,校方的做法,早已让不少在校学生怨声载道。校长倒是坦然,称有不同意见、有差别是“常态”。可问题是,学生的怨念已非常态,何以再用常规的行政力量强迫他们唱诵着老子的《道德经》,对孔子的雕塑磕头跪拜。

往年的“艺术特长生招生”今年改为“高水平艺术团招生”,但招生方式和测试内容没有很多变化,唯一的变化是测试结果只分“合格”与“不合格”两档。根据教育部和北京市教委的政策要求,今年有此类招生资格的高校全国有53所,在京的包括北大、清华、人大等,市属高校的招生资格从去年起被取消。

学校让学生跪拜孔子,把儒家和道家扯在一起,且选择高考前夕大兴仪式,终归还是为了“上清华”、“考北大”。这种实用主义心态,恐怕离敬崇先贤、继承经典相去甚远吧。

北京青年报记者昨天在清华大学蒙民伟楼的测试现场看到,背着小提琴等各种乐器的器乐考生,背着画板的美术类考生,化好了妆的舞蹈类考生都在排队等待进入考场,个别声乐类考生还在吊嗓子,舞蹈类考生还在压腿下腰。“我一点儿都不紧张,”一位背着圆号的男生告诉他母亲,“我们测试的时候和评委隔着帘子呢,看不到评委我更放松。”

查询以往的报道发现,去年年底,宝丰一高被评为河南最具教学特色十佳学校之一,原因是“以经典诵读为主线,以系列优秀传统文化活动为载体,开创性地进行德育特色学校建设,产生了广泛社会反响”。

测试从3日起将持续到5日。考生从2月12日起可登录北京教育考试院网站查询和打印结果。
摄影/记者 郝羿

可为了特色而特殊,出于迷信而祭起“继承传统文化精华”的大旗,效果可想而知。从一张该校学生向孔子像下跪磕头,侧头睥睨邪笑的照片中或可见一斑。

关键是,你还不能不参加。在这场广场集体行为中,暗暗隐藏着规训的力量——如果有学生不跪拜,就会被校方在大会上严厉地批评。学生心里算起账,与其在大会上挨批受辱,还不如双腿一跪、响头一磕,伏地行礼。

可读完眼前圣像的经典,学生们不会看不到孔子老人家也说过的话: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不是出于个人内心的信仰而是出于学校的强制,再怎么整齐划一,齐刷刷地跪,也不能陶冶学生的心灵。

就像“牛不喝水强按头”喝两口,喝饱了,除了让放牛人洋洋自得,让老地主夸赞有加,对牛又能怎样,不渴照样不喝。

更重要的是,牛还要干活呀,还要犁地呀,还背驮着老牛们的殷切希望呀,一个劲儿喝水搞各种名堂,真耽误了金榜题名和锦绣前程,放牛人和老地主拍拍屁股无所谓,可娃们又找谁说理去。

反正孔子不是“救世主”,他也说想要获得成功,全靠自己奋斗努力。退一步讲,若真能靠诵经诵出大哲,靠跪拜拜来知识,那么悬梁刺股、凿壁偷光、囊萤映雪的故事,是不是应该束之高阁了。

何为正道,何为旁门,不言自明。更让人担心的是,磕头诵经未必真的能熏陶思想、保障升学,若是矮化人格、激起逆反,那更是得不偿失。

校领导也说,咱们老实读经,自己去感悟,咱都是一种教育,一种引导。这话在理,文学若有魅力,思想自会臣服,何须摇头念诵、磕头跪拜之形?

当然,也无需一棒子打死,我们可以用充分的善意来看待学校教育学生德行的方式。校方也说了,偶尔地邀请道德模范举办传统文化论坛期间,开课前学生都被要求参加集体行礼仪式。

社会再发展,某些仪式还是需要的,但怕的就是,仪式被异化。

宝丰一高的事被曝光前不久,上海嘉定区某学校举办“孝敬文化节”,800多名学生齐刷刷在父母面前三跪九叩行大礼。可“孝道”二字有无融入到日常行为的细节里,却不得而知。

更有甚者如某些社会培训机构,用煽情的语言唆使全体学员下跪磕头致谢,主办人还将学生的“集体磕头照”发到博客上,用来宣传和炫耀。

相信宝丰一高的仪式性活动,不是用来宣传和炫耀的,校领导的话里还是带着几分诚意的。可咱能不能多来点实在的,少来点虚头巴脑的姿势仪式和摇头晃脑的诵念叩拜,真正让经典得以传承。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