充电设施发展滞后是我国新能源汽车发展最重要的瓶颈之一,所谓翻转课堂就是让学生先通过老师制作的教学视频自学

2016年上半年,我国新能源汽车产销翻番。随着人们环保意识提高和产品多元化趋势,分析人士认为,我国新能源车从政策刺激开始向政策和个人需求双重驱动转变,但购车补贴退坡、电动汽车电池续航能力较差、充电设施建设不足等新老问题依然制约行业大踏步发展。
我国新能源汽车产销两旺
据中国汽车工业协会统计,今年上半年,中国新能源汽车产销分别达17.7万辆和17.0万辆,同比分别增长达125%和126.9%。其中纯电动汽车产销分别完成13.4万辆和12.6万辆,比上年同期分别增长160.8%和161.6%。
在前段时间闭幕的第13届中国国际汽车博览会上(以下简称长春汽博会),展出的为数不多的新能源汽车总是吸引很多参观者驻足询问。江淮和悦、北汽E系和比亚迪的多款车型都是国产电动车的销售翘楚。
在长春汽博会现场,江淮乘用车销售公司区域负责人郭爱表示,在北京等地江淮新能源款型销售情况非常好,最低配置七万多元人民币就可以买到。
作为中国第一家汽车制造厂,一汽新能源汽车分公司生产的插电式混合动力汽车奔腾B50,充一次电可以行驶50公里,售价约为16万元人民币。其车辆购置税约14000元。目前,长春市有300多台这种混合动力车在路面上运行。一汽新能源汽车分公司总经理戴大力说,免除车辆购置税和车船使用税的政策着实推动了新能源汽车的销售。
另外,省油、省钱也吸引更多消费者购买混合动力车。“普通汽油车每公里成本大约0.7元人民币,插电式混合动力车可以做到0.4元,从经济角度来看节省不小。”戴大力说。
长春市民邓博驾驶一辆丰田普锐斯混合动力车已经三年。邓博每天往返公司路程大约50公里,他说,驾驶普锐斯每个月可以省二、三百元人民币。“一箱油200多元,普锐斯能跑700公里左右,普通汽油车大概能跑400公里,一天就能节省10元钱。”而且普锐斯的内置混合动力系统使其不需要充电,使用起来比较方便。
新老问题掣肘行业发展
今年的长春汽博会上,大部分车企都没有展出新能源汽车,主要原因还是东北地区冬季的严寒气候会影响新能源汽车的续航能力,但车企一直致力于这方面的研发。郭爱透露,江淮在不断优化电动车技术,新车型续航里程会增加,对温度的适应能力也会增强,“更适应东北等地较为寒冷的天气”。
另外,新能源汽车价格较高也是不争的事实。以本田飞度为例,混合动力版飞度比传统燃油版飞度的价格整整高出10万。2010年开始,我国政府部门为购买新能源汽车的消费者提供购车补贴。插电式混合动力乘用车最高补贴5万元/辆;纯电动乘用车最高补贴6万元/辆。2014年开始,补贴也逐年下降。
尽管如此,很多车企还是在加速推出新款电动车。今年3月末,比亚迪推出两款纯电动新车型,均定位于紧凑型A级车。一汽集团高层透露,其红旗品牌H7PHEV车型将于今年8月末正式上市,一汽轿车针对新能源汽车市场的扩张也将随之展开。
针对补贴退坡机制,车企的对策是把市场驱动力从政策转向产品,例如适应市场需求研发新能源SUV。多年以来,SUV车型在我国颇受消费者偏爱。奔腾X80是一汽集团热销SUV车型。据透露,X80的纯电动样车已经生产,但尚未确定上市时间。有报道称,2016年8家自主品牌车企将推出共计10款电动SUV车型,其中大部分为已发布车型的新能源版本。
充电设施严重不足也是困扰我国新能源汽车加速发展的一大障碍。有统计显示,截至今年6月底,我国已建成公共充电桩8.1万个,比去年底增长65%;随车建成私人充电桩超过5万个,比去年底增长约12%。“投资额度较小,投资额低于市场预期”是官方给出的判断。一些专家认为,随着新能源汽车使用量的增加,企业投资充电设备的意愿将更为强烈。
应加强核心技术研发和新商业模式推广
作为世界范围内的新兴产业,全球新能源汽车发展大都处于起步阶段。我国在新能源汽车扶持政策等方面走在世界前列,但在核心技术研发、新商业推广模式及充电设施建设方面,仍存在投入力量不足、路径单一、政策导向不明确等问题。对此,业内人士提出以下建议。
首先是加速新能源汽车核心技术研发。专家认为,我国新能源汽车发展不宜操之过急,尤其是在技术领域,不能再走依靠买来的国外技术抢占市场的老路。这既不利于企业长远发展,也会给新能源汽车行业发展埋下隐患。其中,新能源汽车的核心部件电池至关重要。目前我国有大小汽车电池生产厂家100多家,应予以整合实现车载电池产业的规模化。
其次应该加强技术与市场的联动,探索符合中国国情和市场需求的新能源汽车商业推广模式。当前我国新能源汽车无论是整车销售、整车租赁还是电池租赁,在推进中都遇到了不少困难。专家建议借鉴特斯拉电动车的商业推广模式,研究消费者心理和市场需求,例如在市场定位上首先选择高端人群,然后从高端向中低端渗透。
第三,充电桩等设施投入仍需先行。充电设施发展滞后是我国新能源汽车发展最重要的瓶颈之一,尤其制约电动汽车走入寻常百姓家。从国外发展经验来看,新能源汽车发展,产业化初期一定要靠政策扶持,充电桩的建设也如此。建议政府部门进一步明确新能源汽车充电设施建设的导向性政策,对这一产业进行战略性的规划。更多新能源汽车行业分析信息请查阅中国报告大厅发布的《节能与新能源汽车行业市场调查分析报告》。

随着自动变速箱核心技术的突破,国内自主品牌汽车厂商正逐渐加大中高端车型投入,自主乘用车也开始进入发展的新阶段。
长期以来,我国汽车业的变速器技术一片空白,尤其是自动变速箱对国外技术依赖性很大。今年以来,奇瑞高调推出中高端品牌瑞麒和威麟,拉开了大奇瑞时代的序幕。此举可谓是一石激起千层浪,随后自主汽车企业不约而同地发力,相继宣布年内制造出真正能冲击20万-25万元价格区间的中级车。
“今年是自主品牌最好的追赶机会。而自主变速箱技术的突破,也为自主品牌的中高端增添了竞争的砝码。”奇瑞汽车新闻发言人金弋波日前告诉记者,奇瑞将在今年重点突破“一个瓶颈”,即填补我国完全自主知识产权自动变速箱空白的无级自动变速器,产品计划于今年12月份正式投产,同时完善相关系统和试验体系,尽早实现CVT产业化。同时,自主变速器将主要应用到奇瑞的中高端产品上。
事实上,由于缺少核心技术,使得自主品牌自动挡车型的成本难以降低。据记者了解,2007年我国需求的自动变速器为207万台,而其中只有28%是在中国生产,余下的72%都来自于进口。在中国生产的这28%的自动变速器也基本都是来自合资或外资独资的零配件生产企业,这些生产企业在供给上主要都是为与外资相关的企业服务。
业内人士认为,此前,出于成本以及技术匹配的考虑,自主品牌给消费者的市场形象一直是高性价比,但伴随着自主品牌相继推出中高端车型,寻求自动变速箱技术的突破已迫在眉睫。
日前,备受业界关注的吉利汽车转型的代表作──中高端品牌帝豪正式发布。吉利研究院院长赵福全透露,吉利在收购澳大利亚DSI变速箱公司后,已有7个变速箱平台规划,加之5个整车平台、6个发动机平台,到2015年,吉利的整车规划是42款,涵盖了所有乘用车车型,还包括高端皮卡;发动机在六大平台上,将有20款;而变速箱由于有DSI资源,包括自动变速箱在内,将有14款。在未来3年内,吉利帝豪品牌将成为产品阵容最大、最豪华的吉利品牌。
按照规划,收购DSI后,吉利将扩大产品线,成为国内第一家拥有双离合变速器的本土厂家。

按照现行的传统教学模式,无论什么学校一般都是先由老师“填鸭式”地教,然后再由学生利用自习时间通过作业等方式消化吸收。可是在聊城三中,从这个学期开始将这种教学模式“翻转”了过来。
这种教学模式,看起来让人感觉不可思议,却从最初在高二年级试验,如今短短两个月时间已经在全校铺开,还让老师和学生的精神面貌都发生了巨大变化。秋季开学第一天,聊城三中高二年级的学生不经意间发现,老师没再像往常那样翻开课本开讲,而是给每人发了一份“导学案”,让大家根据“导学案”列出的要点先自学。课堂上老师也不再“满堂灌”,而是先让大家根据自学情况,就事先确定的要点分组讨论,互相验证自学所得,并通过自己的分析来影响其他同学。等大家遇到了难题,老师再进行答疑解惑。一节课下来,老师讲解的时间很短,全都加起来也就十几分钟,学习过程基本上变成了以学生为主。
在教学模式发生变化的同时,“翻转课堂”也成了大家讨论最多的一个词汇,很快大家都喜欢上了这种教学模式。
据聊城三中副校长张胜聚介绍,所谓翻转课堂就是让学生先通过老师制作的教学视频自学,逐步培养学生的自主学习意识和能力,等到了课堂上再通过一些互助讨论及实践性的练习去检验学到的知识。遇到难题时,老师再通过解惑答疑的方式进行指导。
这是起源于美国科罗拉多州洛基山区的一种全新教学模式,也是我国教育界当前热议的话题,其核心是改变“填鸭式”的教学模式,让老师从以往单纯地滔滔不绝地讲课,到现在引导学生自主学习。学校经过前期一年多时间的筹备与论证,先从高二年级引入了这种模式,经过短短的适应期之后再向高一和高三延伸。如今,这种教学模式已经在全校推行,只不过教学视频受条件所限还没有全面推开,主要是利用导学案引导进行自主学习。
新学期一上课,学生成了主角 虽然讲得少了,老师却更忙了
“翻转课堂”引入之初,不光学生连有的老师也不适应。据高二班的班主任老师李健介绍,学生在习惯了传统的听讲模式后,猛然间让大家先自学,很多学生还不具备这种自学意识与能力。而老师则害怕,生怕漏下了什么知识点,因此在课堂上总想能多讲一句就多讲一句。但随着对翻转课堂的深入了解,老师们慢慢地发现学生们的自学能力越来越强,除了有针对性地进行指导外,根本不用担心会漏下什么知识点。
不光是老师,学生们感受的变化同样很深切。高二年级的宋丽君介绍,最初老师让他们自学时,由于以前习惯了被动接受,现在主动权给自己,却不知该怎么做才好。现在自习课上依据导学案自学时,十分明确自己该干什么,该怎么做。与其同班的邹良伟说:“现在在课堂上,我经常在小组内给同学讲题,看到他们恍然大悟的样子,我心里充满了成就感。”大部分时间给了学生,老师们不仅没有轻松,反而比以前更忙了。据李健介绍,课堂上讲的时间变短背后,是要想方设法地引导学生自学,这就需要在课下备课时下功夫。“以前正常上课时,一篇课文的教案最多用一两天时间就能准备好,只要将所有要点讲到就可以了。而导学案的编写对于教师们来说是一种全新模式,需要想方设法地去精心设计相关步骤,有的时候一两周时间也不一定让人满意。”
高一英语组老师尹丽华在做导学案时,曾发微信感叹:“感觉不像在做学案,而是在搞创作啊!”李健说,正是由于老师们绞尽脑汁,才让学生们逐渐有了自学意识和能力,而后渐渐步入了良性循环的轨道。
如今在聊城三中,已经形成了这样一个模式,头一节课发给学生导学案,让学生通过自习课进行自主学习。在第二天的课堂上,在对自学知识进行强化、提高,如此一来就不用再布置课外作业。
图片 1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Website